当前位置: 首页 魅力团干

一个青大姑娘和她32万字的仙侠江湖

发稿时间:2016年12月15日 编辑:杨洁 来源: 青岛大学官方微信平台

 “一大片一大片的云好似打翻了墨汁,肆无忌惮地压了下来,但这咸山却愈发秀气了起来,浑身染了墨绿色,像是描了螺子黛的娥眉。黄曜心道,倒不如找处地方,一人独享这一山春雨。遂将那芭蕉叶小心揣入怀中,向山上行去……”


  这样一段唯美的描写把阿浮带入了一个钟灵秀丽的梦幻世界,想象着接下来就是英雄与美人的一段传奇佳话了。才女李梦瑶带着她的《惘见山手札》款款而来,她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讲给我们听呢?


一张纸,一支笔

一个悠远世界

微信截图_20161215135150.png


  李梦瑶在青岛大学外语学院英语系读大三。《惘见山手札》是她写下的32万字仙侠言情小说,谈及重逢论至来生,谱系错综复杂,目前正在网络连载,遗憾的是点击率并不高,所谓“江湖寂寥”。李梦瑶却不在乎。


  她说,只要有一个读者就会写下去,因为写下去的最大动力是“自己想要写”。这是个与纷繁时代不搭调的纯情姑娘,素面朝天,笑容干净,只有在谈论自己的小说人物时,方显人情世故。她固执地不去给小说起个有噱头的名字,因为她固执地认为:不只是读者选择书,也是书在选择读者,读者作者之间若有缘,自然会点开《惘见山手札》,来这惘见山走一遭。


微信截图_20161215140459.png


  《惘见山手札》最早始于高中时代一个失眠的午后。在高考的重压下,李梦瑶偷偷打了两年腹稿,考完才开始动笔。思绪悉数涌至心头笔尖,半夜还趴在电脑跟前码字,根本停不下来,因为构思的情节没法子断开。 “相见欢”,“卜算子”,“一斛珠”,“点绛唇”,“如梦令”……一折一折的小故事,均以与故事相关的词牌命名。结构的起承转合,主要体现在伏笔的蛰埋,每个章节结束的时候都会有新人物出现以引出下一章的悬念,由此环扣跌宕,层层推进。


  李梦瑶说,“偶然翻一下那些知名的网络言情小说总觉得既浅又粗,卖噱头洒狗血一样,所以才更想写自己钟意的文字。旁人不喜欢,我还可以自己写着自己印,送给老友做纪念,也可以和我先生在很老很老的时候戴着老花镜坐在阳光下的摇椅里回味少年意气风发,给他一个吹捧我的理由。这样就够啦。 ”


c1e1805.jpg

  李梦瑶的四本随笔集


  除了写小说,不断地写点什么一直是李梦瑶的习惯。上大学以后,已经写了四大本子,散文、诗歌、小说、戏剧,各种形式都在尝试。本子扉页上,她喜欢抄录北宋思想家、教育家、理学创始人张载的“立心”之说,并将四个本子分别命名为“孤芳自赏,秋收冬藏”、“细笔流长,春种夏长”,“煮字衔觞,长乐不央”,“山高水长,笔墨留香”。


  一个人呆着,只要有一张纸一支笔就总有事情可干,不会孤独——李梦瑶很庆幸自己对文字情有独钟。“用笔来记录时间流逝的轨迹,更清晰更耐嚼。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写诗歌散文还是小说,都让我有更多的世界可活。”


  喜读文史哲

  选书有“怪癖”


  电子时代,人们早上醒来拿着手机看信息碎片,白天对着电脑进行工作,塞车时看视频,无聊时打游戏……当各种各样的电子触摸屏占据了生活,还有几人为纸质书的温度而倾倒而沉迷?


  李梦瑶是个例外。她一有闲钱就买书,成批成批地买。她不喜欢从图书馆借阅,除非是老本孤本,携带着老作家的昂热气息,否则既不能做批注又早被别人破了阵法,借来何用?同样地,她也不喜欢把自己的书借给别人。“向我借钱可以,借书不行。我对书有洁癖。每次碍于情面将书借出去的时候,总会担心书籍受损或是不能按期还回来,而我又不好意思开口去要,这样真是百般熬煎。况且上面又写了批注,我不愿意把自己与作者的秘密对话外泄。 ”


  李梦瑶读书很杂,散文、小说、诗歌,中外文史哲,都会去读。 “我尤其喜欢读名著,喜欢经得起时间推敲的文字和经历过苦难的作者,很排斥所言无物的畅销书和鸡汤类文学。与作者同悲喜,这种敏感让我像长了触角一样,对外界的变化感知更快。 ”

微信截图_20161215140750.png

李梦瑶与书结缘


  每次从学校回家,临睡前她都要把书架上的书逐个摸一遍,并将此揶揄为“怪癖”。其他“怪癖”还包括:因为崇敬魏晋名士而自号“五石散人”;开玩笑时的口头语是“我们文人怎样怎样”;每次看到民国那批有风骨的文人都会在心中异常激动地喊“鲁迅大爷”……


  李梦瑶的《悼祖母》曾获“校园诗赛第一名”,借此可窥见她的古典文学功底之一斑


  故园荒径草丛生,孤松断柏阻人行。

  梨花浅泪推说病,空忆昨日丝竹声。

  檐下空留呢喃语,不道燕去巢也倾。

  庭中梧桐垂朽矣,潇潇化作五弦听。

  炊烟升起态娉婷,只此一物或有情。

  升至寒空潦倒处,挽却去年同看星。

  星或可留烟可生,同看人去月枉明。

  路人借问人去处,披衣拭泪望孤茔。

  孤茔如在人得在,以此终了难绝情。

  只盼华胥国中会,逢君不使梦魂惊。


  同学眼中的无差评段子手


  “李梦瑶,你到底跨着几个思想维度?就爱跟你说话,感觉又开了扇新世界的大门。 ”

  “李大本事,你怎么这么油菜花……”


  人多的时候,李梦瑶通常是段子手担当,杂七杂八知道的又多,从历史到政治,从风水到科学,从好文到段子,侃大山能侃一整天。人少的时候,李梦瑶独坐窗前,静思狂想也是一整天。 “其实独处更自在,借由独处这一份寂静衍生的孤单更能写出贴近我骨头的文字。 ”


  因为善良,李梦瑶非常好相处。因为眼界,李梦瑶又非常清高。李梦瑶将自己的双重性格代入了小说,在《惘见山手札》里,第一女主竟然也是个外表高冷的段子手姑娘——“眼前女子约莫只有十七八岁,却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冷冽。面容姣好,一袭白衣更衬得她如初月出云,怕是天上仙子也要逊色几分。手中一柄墨色纸伞,应是常伴身侧,伞柄已磨得光滑圆润。只嘴唇凉薄,下一刻蹦出的话可能会让你生不如死。黄曜呆呆地看着来人,脑海里不知怎的只有一句话:见姑娘,误终身。


微信截图_20161215140251.png

  才女李梦瑶


  天资的颖悟与好学,李梦瑶在长篇小说写作之路上已摸索出了相应的技巧,她擅长扎实框架,越缜密越好,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承应住接下来的万般驰骋。但她一直排斥文字的商业化。 “现如今的作者和读者怎么像密谋了一样!读者成为粉丝,作者成为挣钱机器……这也许无可厚非,可我似乎只想做一个冷漠无情、血里带风的刀客,用鼻孔看人,看尽这世俗我看不上眼的人事物! ”


  李姑娘正清高出世,尘埃不染。 作为青大人,希望她今后仍顽强地保有文学初心不改。未来悠远,请用一支笔,描绘你心中的那一个世界,我们会永远祝福你的,给你加油!

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

扫描二维码下载
“中国青年”移动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青年之声”微信